羅馬

SAN FRANCESCO A RIPA

事件

  • 方濟數度造訪羅馬,他需要有落腳之處。他通常投宿在窮人聚集的地方,因此,傳說他會到TRASTEVERE 就是現在San Francesco a Ripa教堂座落之處。

  • 方濟為住在那個地區的窮人講道和服務。

  • 方濟十之八九也和Antonines在一起,當時Antonines辦一所為窮人服務的醫院〈在目前Antonianum的對街〉。這個地方位於St. John Lateran附近。

靈修

  • 方濟了解到面對乞丐和窮人就是面對福音,他必須決定接受或拒絕福音。

  • San Francesco a Ripa邀請我們思考窮人在我們生活中的角色以及在福傳工作上的角色。

  • 方濟學習到: 直接與經濟上窮困的人接觸是無可取代的。

  • 在修會最初階段,修士們選擇住在亞西西的外面,並在痲瘋病患和窮人當中工作,這與他們的陶成和皈依的過程有直接的關聯。

反省

  • 人欣然接受自己受造於至高天主時,人類的貧窮顯而易見,而我們被邀請接受這樣的人生態度以獲得自由。

  • 窮人讓我認出每一個人和每一個境遇的神聖性,因此與窮人接觸使每一個人更豐富。

  • 反省我對財物、見解、判斷、善行、成就的態度,我對什麼依戀難捨?什麼才是天主召叫我捨棄的、為能自由地、全心全意答覆祂?

  • San Francesco a Ripa 為我們介紹St. Charles of Sezze Blessed Louise Albertoni St. Hyacinth Mariscotti 這些走在前頭的聖人聖女,我怎麼看他們? 只是聖人傳記的研究嗎?

歷史註記

San Francesco a Ripa  是在羅馬稱為Trastevere 這一區,是古時猶太人區,很可能是門徒首次宣講的地方。梵諦岡是Trastevere 的一部分,根據傳統,伯多祿是在Trastever 殉道以及被埋葬。教宗Callistus 在此面對希伯來人(ebrei) 的異議糾紛,他也在Trastevere成立一個基督徒聚會的地方,一個 “titulus” San Calliston

San Francesco不遠處有PiscinulaSan Benedetto小教堂,那裡有羅馬最古老浪漫的鐘樓(1069)。教堂隔壁有一個小聖堂,據稱確實是聖本篤(第九世紀)的修院小房間。

     Fra. Mariano da Firenze 在所著Itinerarium urbris Romae(1518) 中記載San Francesco a Ripa 是以前的St. Blase醫院。Luke Wadding 認為方濟在1212年靠著會士富有的恩人朋友Jacopa dei Settesoli、經Sts. Cosmas and Damian大修院院長獲得St. Blase醫院內的一個療養院。

     到了1517年,St. Blase醫院不復存在,而San Francesco 是重要性居次的修院。然而,在所謂“Riformati”(十六世紀前半期)影響下的神恩復興時期,這個convento逐漸具有重要性。1579年左右這個修院轉移給the Riformati,成為 the provincialate, the stadium for Postulator,直到1887年再讓渡給Via Merulana, the Collegio Sant’Antonio

     西元1698年方濟小室完成,保留至今,教堂的修繕也於1701年竣工。隨著法國革命結束的十八世紀以及1809年以後直至拿破崙沒落這些歲月,San Francesco 的方濟會士們都不得安寧,他們的修院被接管,以至於他們被迫離開,同樣地,1848年時兩百個Garibaldians 也在他們的會院紮營。

     1873年在羅馬和全國各地發布法律壓制宗教法人時,San Francesco的修道人又再度被迫在1873年十一月十二日放棄他們的修院,於是那裡便成了有名的兵營“bersaglieri”,直到1943年,而在那年數以百計的流浪家庭湧入這裡避難,會士們被分配到老建築的一小部份,和本堂神父及其助理同住。

     San Francesco1906年成為教區,1926年,方濟逝世七百年,在教區辦公室旁興建一所傳教大學,現在是一pensione。這個教堂是許多重要人士如Blessed Louise Albertoni(tertiary) St.Charles Sezze的最後的安息之所。這些聖人,以及他們之後的諸多方濟會士包括生活在今天的會士們在這裡找到了寶貴的啟示,也持續成就了為San Francesco a Riap週圍的窮人仁慈的服務。

 

回首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