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Carceri

方濟最安全的港口就是祈禱,他的祈禱並非時間短促,

內容空虛或徒有其表,而是為時甚久,充滿虔誠、坦率而謙沖

事件

  • 方濟在Subasio山上的洞穴中度過許多時光。這些花在祈禱與獨修的時光是他悔改之初以及整個持續悔改過程最關鍵的因素。

  • 聖方濟請求在Carceri獨修的Sylvester(以及聖佳蘭)為他祈禱,以解決他所面臨的兩難抉擇:應該致力於宣講還是獻身於完全的默觀生活。

靈修

  • Carceri把我們帶入與獨修面對面的境地。方濟會士Dacian Bluma認為,方濟的悔改生活大約有一半時光是在獨修地度過的。方濟一生中至少親手建立了21處獨修地,並留給我們一份非常精緻的神修遺產:他為那些願意過獨修生活的弟兄撰寫了一份「獨修生活規則」。

  • 在獨修的操練與經驗中,方濟的生命和方濟會運動得以紮根於任何時代之中。

  • 一個人必須先發展出規則韻律的獨修,才能獲得聆聽的能力,建立深度的生命。

反省

  • 如果方濟悔改後將生命中一半的時光奉獻於獨修,這對整個生命陷入積極行動服務使命的我們有什麼意義?

  • Carceri是方濟和弟兄們前往祈禱之地。方濟會生活的默觀幅度在你所認識的方濟會神恩中佔有什麼地位?

  • 方濟被「宣講」生活與「默觀」生活拉扯。他的解決方式能夠成為我們的嚮導嗎?如何呢?

  • 「獨修生活會規」所表達的「母親」與「兒子們」的關係顯示出初期弟兄間的親密關係。這個精神是否也表達在今日的方濟會生活中?如何表現?

歷史註記

十三世紀的時候,Carceri僅僅有一座小聖堂,屬於Subasio山頂上的自治區團體(commune)。方濟常來到這裡休息。後來這個城鎮將這座小堂和附近森林的使用權給予方濟和他的跟隨者,當地有許多不同的洞穴,成為弟兄們的棲身庇護之所。

St. Bernadine的時候,人們在這座小堂之上建築了一個小小的獨修院。1415Carceri被交在嚴規派(Observants)手中,當時為了容納更多的弟兄而擴建這個地方,但此處生活的弟兄似乎從未超過十或十二人。當時St. Bernadin是這裡的會長和初學導師(ca. 1420)。在方濟會生活中有許多意義重大、遠離塵囂的地方,Carceri是其中之一:Celle (Cortona附近),Monte Casale(San Sepolcro附近),位於Rieti山谷的Poggio Bustone,Greccio和Fonte Colombo,以及Lo Speco di Narni,Cetona等地。

參觀重點

進入Carciri的入口後,沿著小徑可一直到達一個小庭院(A),高倨於小山谷的頂端。

由庭院通過小教堂(B)便進入最古老的小堂(C),這小堂的年代回溯到方濟的時代。在後方牆上有一副瑪利亞的濕壁畫(Fresco),在其下方是一副更為古老的十字苦像濕壁畫。

小堂左方式一座非常迷你唱經堂(D),是隱修弟兄們永唱日課的地方。

右方有一個狹窄的通道和階梯,通往方濟的小山洞(E)。那裡有一塊大岩石,岩石的深凹處是方濟祈禱與休息的地方。I在山洞的出口(F),可以看見兩幅非常原始的師壁畫。

橫跨山谷的橋(G)把訪客引到「良弟兄」的山洞,順這不同的小徑訪客可以發現Bernard,Sylvester,RufinoMasseo獨修的山洞。然而,事實上小兄弟們並沒有真正屬於他們自己的山洞,任何一位來到Carceri的弟兄,都隨意選擇任何一個可供利用的山洞或棲身地。

再回到主要的區域時,可以參觀保有真福Barnabas Manassei Terni(1474)墳墓的小堂(H),他是Mons Pietatis的創立者。如果古老的會願開放任人參觀的話,可以在裡面看見SienaSt. Bernadine的傳福音時攜帶的十字架(I),訪客也可參觀St. Bernadine時代弟兄們的小餐廳(J)。

延伸閱讀:夢的旅程141-146

 

獨修生活會規(聖方濟)

  1. 凡有意在獨修地度神修生活者,他們可以是三位弟兄或至多四位。他們中的兩位充當母親,他們能夠有二位兒子或是至少一位。

  2. 二位作母親者要扮演瑪爾大的生活,二位作兒子的則扮演瑪利亞的生活。

  3. 那度瑪利亞生活的應有一個禁地,在這個禁地的小室內,他可以祈禱和睡眠。

  4. 在一切之上,他們應尋求天主的國和祂的義德。應嚴守靜默,誦唸日課經;他們應在日落西山時誦念晚禱,並(在夜裡)起床唸誦讀日課。

  5. 在相宜的時間,誦唸晨經,在午前經之後,他們不必守靜默,可以說話,也可以找他們的母親。

  6. 倘若他們願意,他們可以因天主的愛,如同卑小窮人,向他們的母親求施捨。

  7. 以後,他們在相宜的時間,誦唸午時經、午後經和晚禱。

  8. 在他們所居住的禁地裡,他們不得讓任何人進入,也不得在那裡用飯。

  9. 至於那充當母親的弟兄,要設法遠離任何人,並遵循會長的命令,使他們的兒子不與任何人談話。

  10. 兒子們在天主的降福下,可以和他們的母現,以及來訪的會長及他們的院長談話;此外不得與任何人談話。

  11. 有時,充當兒子的也能擔任母親的角色;偶而互相交換角色,對他們是有好處的。他們應專心致志,勤謹遵守上述的一切。

回首頁